从传统农民变身新型农民 20年坚持种好一朵菇


更新时间: 2019-08-10

  一直以来,食用菌是平湖的一大品牌。近年来,随着稻草等原材料的上涨、劳动用工成本上升及蘑菇市场风险的影响,蘑菇生产面积逐渐减少,很多菇农开始把菇棚改成蔬菜棚、果棚,大部分的蘑菇由工厂规模化生产取代。在平湖有这样一批菇农,在这样的浪潮中却选择了逆流而上,找到一条独特的食用菌种植发展道路,曹桥街道海沣家庭农场负责人陆伟东就是其中一位。

  “陆先生在这儿吗?”话音刚落,不远处一台一台作业的翻料机缓缓停下,驾驶台上跳下一位男子,一身整洁的工装,面带着微笑迎了上来。在来之前,记者就听闻这个家庭农场里种的蘑菇可不一般,一年四季不间断生产,今晚开码结果!产量比普通菇棚种的高出三四倍。

  昏暗的菇棚里,一排排架子上堆着草料,周围的空气潮湿闷热,像是处在一个大的蒸笼里。这些天农场里开始给菇棚堆料,这期间需要较高的环境温度,相当于一个高温灭菌的过程,这样后面菌丝就会很快爬出来。陆伟东主要种植的是双孢蘑菇,这种蘑菇要在发菌时将环境温度降至26至27℃,等菌丝布满整个培养料,要进行覆土,这期间的湿度又要反复调整,促进蘑菇生长,最后的出菇阶段,菇棚的温度应保持12至16℃。

  “反反复复地调整菇棚内温度和湿度,以满足蘑菇不同生长阶段的最佳环境,全靠这些大型空调机组不断运转来实现。”陆伟东一指菇棚外隆隆作响的机房告诉记者,配合空调的温湿度调控作用,只需关注蘑菇的生长阶段,基本脱离了季节的限制,再使用自制的培养料进行栽培,一年可以收获3至4季,产量有了质的飞跃。

  其实,对蘑菇房采取环境控制,进而提升产量的方式已不是新鲜事。早在几年前,就有几家企业工厂化生产双孢菇,通过对蘑菇房的温度、湿度及通风量等进行精确控制,大幅提升了产量。“目前规模较大的双孢菇工厂日产量可以达到上百吨,在成本和品质上对传统小农自然种植食用菌形成了巨大冲击,这也就使得大量的菇农选择退出。”陆伟东说,五六年的时间,平湖周边的散户种植面积缩水了3/4,剩下的几家种植大户也是在苦苦支撑。

  陆伟东种了20年的蘑菇,见惯了市场由盛转衰,再由衰转好的风风雨雨。当大家在纷纷改种别的作物时,他却选择坚持下去。

  “我没上过大学,不懂经营的大道理,但农业向来眷顾有恒心的人,每当大家都开始跟风时,行情就开始变糟,而当所有人开始退出时,机会又开始慢慢显现。”与犹如庞然大物一样工厂企业竞争,几乎没有一点优势,朋友认为陆伟东这是以卵击石,一定是疯了。

  “身边的人都劝,中间不是没有过动摇,曾经还把两个菇棚拆了,种起了其他蔬菜,但就是心里割舍不掉那么多年的情怀。”陆伟东下决心去全国各地看看,他跑过山东、河南等地的企业,逐渐积累了很多现代化种植的知识,细心的陆伟东发现了一个规律,由于受到管理和人力的制约,工厂化的生产一年四季始终处于全负荷的状态,这使得在面对蔬菜季节性上市时,缺乏相应的市场灵活性。

  带着这样的想法,陆伟东回到了自己的家庭农场,恰好平湖的农经部门在到处寻找合适的现代食用菌种植基地试点,陆伟东主动将这个项目争取了下来。

  2017年,陆伟东将两个旧菇棚改建成了两个周年化菇棚,安装了两台大功率空调机组。同时,他把自己游历得到的知识应用到了菇棚的改造上,对菇棚地面的铺设、菇架的材质、培养料的配置、发菌的时间做了重新的规划,在出菇质量和生产损耗上进行了全面考量,一年左右的时间,陆伟东设想的“小目标”统统实现了。

  “产品的产量和品质显著提升,我把出菇时间控制在8至9月,并进行了阶段性的分层,效益有了极大改观。”这对陆伟东来说,同样是一次现实的激励,今年,他又在农场里新建了7片周年化菇棚,选配了坚实耐用的热镀锌菇架,并购置了新式的智能空调机组,这批空调机组可以通过感应室内温度自动进行温湿度、二氧化碳浓度等环境要素的调整,甚至陆伟东可以用手机远程操控它们。

  “现实逼得我不得不适应变化,为了自己热爱的事业,必须不断学习才能生存下去。”即便是一个月没几天休息,陆伟东还是挤出这些时间跑到全国各地去结交同行,与他们交流种植技术与经验,如今的他特别享受这份事业带给他的成就感。

  “靠天吃饭”,这个词一直以来是农民这个职业的代名词,但如今蓬勃发展的生态环境科技正逐渐改变这样的局面。作为一个从传统农民向新农民转型的典型,陆伟东的成功不是偶然,一方面源于他对这份事业的热爱与执着,另一方面,记者从他的身上看到了不输于青年人的进取精神和持之以恒的耐心,让他凭自己摸索出了一条独辟蹊径的道路。